新闻头条
  网站首页 > 新闻头条 > 正文

荐书丨中国精神·中国人

时间:2020-10-23  作者:颜斌  浏览次数:

新冠疫情的爆发在某些方面或许也并不是坏事,它让我们“禁足”在家反思的同时,也让我们看到“天使白”、“橄榄绿”、“守护蓝”、“志愿红”等各行业中国人民的赤胆忠诚,全国人民守望相助、万众一心,在这场艰苦卓绝的抗疫大战中,中国展现出一个负责任大国该有的精神、力量和担当,让全国人民倍受鼓舞、倍感欣慰。一场危难,是人性的考验,是一个民族的考验,是一个国家的考验。人是要有一点精神的,民族和国家更是要有一点精神的,只有这样才能在百年未有之大变局中度过难关,转危为机。今天给大家介绍一本大师季羡林振奋民族精神之力作《中国精神·中国人》。

季羡林(1911年8月6日—2009年7月11日),中国山东省聊城市临清人,字希逋,又字齐奘。1930年入清华大学西洋文学系专修德文。1935年留学德国,获哥廷根大学哲学博士学位。他一生精通12种语言,是中国著名的语言学家、教育家、国学家、社会活动家,文学家。曾历任中国科学院哲学社会科学部委员、北京大学副校长、中国社科院南亚研究所所长等。

季老与千万读者倾心交流中国文化,并震撼预言“21世纪,东方文化必将全面复兴”。他不愿意像人所说的那样“让别人在自己脑袋里跑马”。“我只有一个信念、一个主旨、一点精神,那就是:写文章必须说真话,不说假话。但是,只说真话,还不能就成为一个文学家,文学家必须有文采和深邃的思想。”

季老与读者们探讨中国知识分子的风骨。他说中国历史上一批穷困的知识分子,贫无立锥之地。中国诗文和老百姓嘴中有很多形容贫而瘦的穷人的话,什么“瘦骨嶙峋”,什么“骨瘦如柴”,又是什么“瘦得皮包骨头”,等等,都与骨头有关。这一批人一无所有,值钱的仅存的“财产”就是他们这一身瘦骨头。这是他们人生中最后的一点“赌注”,轻易不能押上的,押上一输,他们也就“涅槃”了。然而他们却偏偏喜欢拼命,喜欢拼这一身瘦老骨头。他们称这个为“骨气”。同“面子”一样,“骨气”这个词儿也是无法译成外文的,是中国的国粹。

季老与读者们探讨爱国主义。他1946年回到北大任教53年间,常探讨的问题是:北大的传统到底是什么?季老始终认为,北大的优良传统是根深蒂固的爱国主义。他说,世上有两类截然不同的爱国主义。被压迫、被迫害、被屠杀的国家和人民的爱国主义是正义的爱国主义,而压迫人、迫害人、屠杀人的国家和人民的“爱国主义”则是邪恶的“爱国主义”,其实质是“害国主义”。在古代,几乎在所有国家中,传承文化的责任都落在知识分子的肩上。早在先秦,《论语》中就说过:“士不可以不弘毅,任重而道远。”士们俨然以天下为己任,天下安危系于一身。不管历代怎样解释“弘毅”,怎样解释“任重道远”,他认为,中国知识分子所传承的文化中,其精髓有两个鲜明的特点:一个是爱国主义,一个就是讲骨气、讲气节。换句话说,也就是在帝王将相的非正义的面前不低头;另一方面,在外敌的斧钺面前不低头,“威武不能屈”。苏武、文天祥等人物就是例证。中国知识分子有源远流长的爱国主义传统,是世界上哪一个国家也不能望其项背的。“我平生优点不多,但自谓爱国不敢后人,即使把我烧成了灰,每一粒灰也还是爱国的。”

《中国精神·中国人》紧密契合当下的中国梦、中国精神、爱国主义、中华文化复兴等焦点话题,探讨中国知识分子的精神所在。让我们用季老先生的爱国主义、骨气和精神,鼓舞自己,激励他人,如此一起努力,我们的个人才会更丰盈、更睿智,我们的国家才会更文明,更昌盛。

阅读是一个人进步的基础,学习是一个民族和国家富强的先决条件,让我们一起阅读吧。

版权所有:鄂州职业大学图书馆

地址:湖北省鄂州市凤凰路78号

邮编:436000 电话:0711-5905108